□本報記者 吳璟 鄒俊川
  一個人病逝了。
  他才48歲,從病發到去世,只是幾天時間。在重症監護室里搶救後,他曾一度清醒,沒來得及給妻兒留下隻言片語,而是作了人生中最後一次工作彙報。
  病發那天,他正準備去上班,臨出發前還再三叮囑妻子:“不要一直打電話催我回來,晚上可能又要加班。”只轉過背,他就倒在門框上,再也沒站起來。“他最固執、講原則。”妻子流著淚說,送他去醫院搶救的路上,怕他醒來埋怨自己,她還特意打電話幫他請假。
  他叫王興軍,去世前是江油市環境監察執法大隊大隊長。
  12月17日,當記者來到江油時,人們還在緬懷這位倔強的王大隊,雖然他已離開月餘。
  重病的他說:不想搞特殊
  陳軍是監察大隊辦公室主任,上班、下班、加班都和王興軍在一起。他手裡,留有一把能打開王大隊辦公室的鑰匙。辦公室還沒整理,桌上放著沒來得及辦理的文件,一旁的櫃里擺放著頭盔、雨靴等,上面有沒清理乾凈的泥巴,書櫃里還藏著一大包沒吃完的藥……
  陳軍一邊收拾遺物,一邊抹眼淚:“他連吃藥都是背著大家,我都沒想到他病得那麼重。”陳軍說。
  知道王大隊身體不好,陳軍常勸他不要和普通職員輪值“背”環境投訴電話。因為電話“背”在身上,就意味著24小時值班,且是連續一個月。“可他說不想搞特殊。”
  值班月,半夜接投訴電話是常事。接投訴就要出現場,一去便是兩三個小時。怕打擾妻子,他都在客廳休息。因為身體原因不能平躺,他總在沙發上坐一夜。這事兒只有妻子知道。
  陳軍回憶,今年春節前夕,全市整治污染嚴重的鈣粉廠,他們組要對其中81家鈣粉廠暗訪取證。“每晚12點出發,到鈣粉廠拍照取證,凌晨三四點才返回,睡兩三個小時又起來上班。”陳軍說,暗訪持續了一個月,大家都有些吃不消,但王大隊卻不允許任何人請假,包括他自己。
  調查鈣粉廠剛過沒幾天,又開始排查全市歌城酒吧。從晚上10點到第二天凌晨6點,連續半個月,連年三十也沒能和家人一起吃團年飯。8月的秸稈禁燒高峰期,王大隊帶隊員在鄉鎮巡查。“有天中午連續走了3個小時,頂著大太陽都沒休息下。”
  太拼的他說:對得起自己良心
  由於心肌炎加重,妻子準備帶王興軍到省里大醫院檢查。出發前夜,接到緊急通知:雁門鎮硫鐵礦沉澱池被雨水沖毀,廢水流入河道導致河水泛紅。他抓起雨衣就往現場趕,直到第二天深夜,才回家。
  王大隊的“倔”是出了名的。總有人勸他:“別太拼了。”他總是一笑:“對得起自己良心就行。”
  四川德華皮革製造有限公司總經理柯悅說:“沒見過這麼較真的人。”柯悅回憶,從2005年王大隊第一次來公司檢查排污起,便沒在他手裡“討好果子吃”。那時公司年年虧損,但王大隊卻硬逼著柯悅全面提升排污系統。好話歹話說了一大堆,硬是沒讓王大隊鬆口。柯悅也想過送些好處給王大隊,但送去的禮被原封不動送回來不說,還惹來更多“關照”,“他天天來,我逼得沒法。”最終,柯悅不得不貸款百多萬元,對排污系統進行全面升級。
  事後,柯悅把“不近人情”的王大隊列入交往“黑名單”。但沒過多久,當王大隊主動幫他介紹客戶、解決設備難題的時候,柯悅才發現,自己對這個人理解得不夠深。
  在重症監護室里,王興軍曾有清醒。可他沒囑托家人,卻向一旁的江油市原環保局局長盧先君作了最後一次工作彙報。“他講了創模目前完成了哪些,還有哪些計劃等。”盧先君說,“沒有哪一次工作彙報,像這次這麼刻骨銘心。”
  (原標題:人生中最後一次工作彙報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價格

lm44lmyf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